首页 - 新闻中心 - 陈建斌:要用生活的尺子衡量崔铁军

陈建斌:要用生活的尺子衡量崔铁军

发布时间:2020-06-11  分类:新闻中心  作者:dadiao  浏览:9139

陈建斌:要用生活的尺子衡量崔铁军2020-06-11 14:26:47

改编自郑路同名小说《《三叉戟》》,故事讲述了三名曾经叱咤风云的精英警官的故事,由于他们好兄弟的牺牲,他们在即将退休时重组并解决了一个又一个案件.

陈建斌在剧中扮演“三叉戟”——“大后脑勺”之一的崔铁军。与以往影视剧中的警察形象不同,崔铁军在《三叉戟》中的警察形象并没有被“神化”,相反,它往往暴露出许多小缺点。陈建斌在接受采访时说,这是吸引他拍摄这部戏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部戏没有完美地描述他的警察形象,而是把他看作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他有优点也有缺点。我们不必回避他的缺点或神化他的优点,而是根据生活的主宰来衡量他,把他当作一个“人”。“许多观众也看到了崔铁军在中年妥协生活时的无助。然而,陈建斌更喜欢用“与生活和解”来诠释中年男性的状态不仅是崔铁军,生活中的大多数普通人,都面临着中年的生活状态。事实上,这是现实生活的本质。“

在拿到剧本之前,陈建斌先拿到了《三叉戟》小说。他的第一感觉是,崔铁军很像《老人与海》的那个老人。”你可以摧毁我,但你不能打败我。”陈建斌很喜欢这样的提议。在他看来,人们总是尽力挖掘自己的能力,与命运竞争。”很多事情似乎注定了,做了就做了,但还是有一口气,“陈建斌喜欢这样的韧性。

在类似主题的电影和电视剧中,主要的警察角色经常面临“法律”和“情感”之间的选择,以及理性和感性之间的游戏,包括《三叉戟》中的崔建军。陈建斌说,三叉戟中的大棒是一个真正感性的人,大喷灯是一个真正理性的人。在这三个人当中,最能平衡理性和感性的崔铁军说:“他既有理性又有感性,所以他可以成为领导者,带领他们一起前进。“一方面,崔铁军是执法者;另一方面,他也是一个有血有肉的普通人。他是罪犯的父亲和目标。陈建斌说,当所有这些身份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时,人物就立体、生动、美丽,崔铁军就是这样一个人物。



@

没有必要回避崔铁军的缺点或神化他的优点。

新华网:崔铁军在《三叉戟》中没有被“神化”,甚至有很多小缺点。你如何看待这样一个警察形象?

陈建斌:首先,吸引我拍这部电视剧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他没有完美的描述警察,而是把他当成了一个普通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一个和我们一样的人。他既有优点也有缺点。我们不需要避免他的缺点或神化他的优点。我们应该按照生命的主宰来衡量他,把他当作一个“人”。这是原作者郑路先生提出的一个非常好的观点,也是我们的编剧提出的一个非常好的观点。这也是海波导演这次特别强调的,也是我愿意扮演这个角色的原因。

新华网:剧中的崔铁军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警察,也是一个与现实妥协的“中年人”。你如何平衡这个?

陈建斌:事实上,我认为用“妥协”这个词可以,但我认为事实上,在生活中,我们更经常“调和”生活。许多事情不像我们年轻时那样充满活力和紧张。我们已经变得更温和了。我们仍然面临这个问题,并没有回避它,但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处于同样的状态。我想不仅仅是崔铁军,还有生活中的绝大多数普通人。他正面临着一种生活状态。事实上,这是现实生活的本质。

新华网:听说我第一次接受崔铁军的角色,我的心拒绝了。是真的吗?

陈建斌:我没有拒绝。我不记得他们为什么现在这样说了。我没有拒绝。我的要求是所有的演员一起读剧本。我希望发现的三叉戟能在生活中达成默契。

也就是说,我们在生活中有相同的兴趣,我们可以聊天,我们可以一起玩耍,然后我们把这种关系带入玩耍中。自然,一切都很自然。

比如,我和董勇、郝萍的关系就像剧中的大背、大棍、大喷灯一样。事实上,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三个人在拍摄这个场景,每天见面后聊天,并进行几次眼神交流。我认为这种默契存在,这种感觉也存在。随着拍摄过程的延长,我们的默契越来越强。我认为这件事特别重要。这是真的。



@

扮演崔铁军最大的挑战是扮演一个普通人

新华网:你能回忆起我们第一次收到看剧本的邀请的场景吗?

陈建斌:当时,我先拿到小说,然后拿到剧本。我觉得自己像《老人与海》的老人。你可以摧毁我,但你不能打败我。面对命运的海洋,一个人注定要失败,但一个人不愿意,一个人总是在奋斗,一个人总是尽力展示自己的能力,与命运竞争。我喜欢这个命题,很多事情好像你认为你已经注定了,已经做了什么就做了什么,但还是有一口气,我喜欢。

新华网:扮演崔铁军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陈建斌:最大的挑战是我们应该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扮演他。我们用生命的标尺来衡量他,但我们不得不认为他毕竟是一名警察。我们必须考虑警察职业的特殊性。例如,在我们的创作过程中,我们不仅可以保持创作的敏感性和新鲜性,还可以在警察身份允许的范围内。这非常困难。如果我们能抓住这两点,我想我们就能在剧本和角色上做到准确。

新华网:在以警察为主题的电影和电视剧中,总是会有“法律”和“情感”的选择。崔铁军在《三叉戟》中会更理性还是更感性?

陈建斌:就这三个人而言,大棒是一个真正感性的人,大人物是一个真正理性的人。其中,最能把握理性和感性的是大后脑。他是一个既有感性又有理性的人,所以他可以成为领导者,他可以带领他们一起前进。

他有这个特点。一方面,他是一名执法者;另一方面,他也是一个人。一方面,他是一个父亲,另一方面,他是犯罪分子特别害怕的对象。这些事情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当这些边被展示时,角色是三维的,新鲜的和美丽的。



@

警察是一个可以负担得起“神圣”这个词的职业

新华社:在拍摄这部电视剧之前,你对警察的工作和生活条件了解多少?

陈建斌:早在我拍这部戏之前,我就拍了一部关于当警察的电影,但是他不是警察侦探,而是刑事警察。那时,我跟随刑警队去体验它。后来,在2003年和2004年,我又演了一部电视剧,是关于云南缉毒警察的。

事实上,我已经演过两次这个角色,这次警察的角色和以前的角色完全不同。正如我们在台词中所说的,这是一个无形的战场,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我认为这对人们来说将是一个更大的考验。例如,他每天都面临经济犯罪之类的问题。事实上,对这个人的考验特别大。

我这辈子也见过经济调查警察。当时我没有拍这部戏,但在我的生活中遇到了一个人吃饭聊天。我觉得他们身上有很多东西,这和警察过去想象的不一样。他更像是我生命中的一个普通人。我后来认为这可能是他们经济调查警察最重要的特征之一。

当他面对犯罪嫌疑人的时候,当他在调查的时候,他不会让你认为他是警察,而是会让你放下你的负担和警惕,无意识地接近你,然后无意识地拿走他想要的东西。换句话说,他的调查和发现是难以察觉的。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变成了生活中各种普通人的形象。我想这是我对崔铁军和经济调查警察最大的感受。

新华网:《三叉戟》和以前的警察工作最大的区别是什么?

陈建斌:事实上,我自己也没有看过太多的国内警察作品,但是我可以说我个人的偏好是我不喜欢以“事物”为中心的戏剧。我不喜欢充斥着案件和解决犯罪的戏剧。我认为一定有角色和生活。

警察活着,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活着,吃着,喝着,笑着,哭着,经历着我们所经历的一切,但与此同时,他在扩张,他在经历着生与死,他在做出牺牲。就像我们的工作一样,这件事从人类发展而来,无论是皇帝、将军、士兵,还是任何其他身份,他的第一身份必须首先是人类,我认为如果你把它颠倒过来会特别可笑。

新华网:《三叉戟》拍摄前后,你对警察职业有什么不同的理解?

陈建斌:我认为我们的生活中有很多特殊的职业,做这个职业意味着牺牲和奉献。例如,医生、警察、消防队员等等。这部电影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生活还在继续。我们每天都在正常的班里吃饭、喝酒、分散和工作。然而,一些人可能无法在这一转变中重返工作岗位,可能已经做出了牺牲。我认为这是警察职业绝对能够使用神圣这个词的一个重要原因。



@

就像生活中的崔铁军一样,面对新事物很奇怪。

新华网:剧中的一句台词是什么意思:“老并不意味着乏味,老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和责任”?

陈建斌:我想最深刻的含义其实是,当他老了,他的精力和体力变弱了,但是他的经验更丰富了。

远在我们人类发明文字之前,那时人类是如何进步的?那时人类的进步依赖于老年人的经历吗?在一个部落里,有些老人记得许多以前发生过的故事和事故。如果他们把这些东西作为宝贵的经验,并把它们传递给年轻人,他们就会犯更少的错误。你以生命为代价获得的经验将毫无保留地以最好、最完美的方式传递给有需要的年轻人。我认为这是一种责任,一种责任。

新华网:剧中有很多与年轻人的思想代沟的冲突。有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场景或特别时髦的词语吗?

陈建斌:我觉得这部分和演员重叠。他们不了解自己内心所面对的新事物,就像我和董永一样,我们不了解我们生活中的这些东西,这是一样的。我不认为这部分有任何冲突,这部分是一个完美的介绍,我也认为这是正常的,这表明我们的生活在不断地改善,进步,越来越好。

新华网:你会接受生活中更好的新事物吗?

陈建斌:我不认为它太浓。我可以接受大多数事情,但是我个人不能接受一些事情,比如用手机支付。事实上,我的手机上没有微信或任何支付方式。我仍然使用现金和信用卡,所以我不能接受这个新东西。

新华网:《三叉戟》也吸引了很多年轻人。这部剧能向年轻观众传达什么样的积极能量?

陈建斌: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不能盲目服从命运的安排。人们应该有自己的选择。无论你是年轻还是年老,你都应该有这种主动性。这是人是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