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钧剑追忆克里木:他让我们听到维吾尔族音乐

据报道,3月3日凌晨0点30分,原国家一级演员、总政歌舞团演员克立木在北京因心脏衰竭去世,享年79岁。


郁钧剑追忆克里木:他让我们听到维吾尔族音乐
Creole

3月3日,《新京报》记者从原政治歌舞团歌手余俊健处证实,中共党员、政协委员、著名维吾尔男高音、舞蹈家、影视演员曾演唱过《掀起你的盖头来》 《达坂城的姑娘》等歌曲。3月3日凌晨0点30分,前政治歌舞团国家一级演员克里姆在北京因心脏衰竭去世,享年79岁。于俊坚向《新京报》记者透露,3月2日晚7点左右,他自己从原团同事那里得知,克赖默的心脏不太好,但他没想到自己最终没有获救,永远离开了大家。

Kreimu于1940年6月出生在“葡萄之乡”吐鲁番的一个维吾尔艺术家家庭。他的父亲曾是歌舞团的艺术总监,一把“金锁”远近闻名。我的母亲是一名舞蹈演员,她优美的舞蹈吸引了无数的观众。受家庭影响,克里希那穆提从小就擅长唱歌和跳舞,他开朗幽默的性格为他未来的艺术生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克莱姆的表演集歌舞于一体,富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浓郁的生活气息,受到不同年龄观众的欢迎。

1951年,年仅11岁的克里米亚加入军队,在学习舞蹈的同时成为一名文学战士。1959年是他一生中的一个重要转折点。那一年,他参加了第二次军事文艺演出。作为第一个用汉语演唱维吾尔歌曲的歌手,克利姆的出色演唱受到了毛泽东的称赞,也让新疆的维吾尔族人更加了解和了解了。

在那之后,18岁的克瑞姆在北京这个大城市睁开了眼睛。他知道舞台更宽了。他决心在这里唱歌,把他的歌声传遍全国甚至全世界,通过他的歌舞让更多的人了解新疆。克里希纳姆唱着反映新疆生活的歌曲,同时继续创造深入的生活。他创作和演唱的歌曲《库尔班大叔你上哪儿》 《阿凡提之歌》 《塔里木河故乡的河》 《库尔班大叔你上哪儿》都源于生活,使人们认识到真正的新疆风味,至今已广泛流传和演唱。

2009年,他参加了2010年新年电影《羊肉串香又香》的拍摄。至于他的第一次电影和电视表演,克莱姆在去世前说:“我还没到做出一些贡献的年龄。“我认为剧中的克莱姆大叔是我在60年的艺术生涯中遇到的最合适的影视角色。”于俊剑还向《新京报》记者回忆了他和克里米亚之间的过去。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初,作为政治歌舞团独奏团的团长,克莱姆尔和他的妻子经常一起去参军。给他们印象最深的是,他们去崂山、广西和云南吊唁,西藏和新疆一起去。“那时,政治歌舞团的人没有现在多。当时只有克莱姆、李双江、熊等少数演员。克里莫先生也是我入党的介绍人。少数民族中的长者介绍汉族人加入中国共产党的情况仍然比较少见。”

于俊健坦言,因为克里米亚来自少数民族,实际上很多生活习惯与我们不同,平时生活接触不多,只有两个人在一起表演。他回忆道,“克里米亚先生性格非常开朗,平时最喜欢开玩笑,尤其是当他说带有新疆风味的普通话时。当我们和他开玩笑并向他学习时,他特别友好。”

在于俊健看来,克里米亚是新疆维吾尔族歌曲不可替代的象征,是这一类歌曲中的代表人物。“可以说,新疆维吾尔文歌曲流传甚广,克里米亚老师所扮演的角色是不可替代的。他的歌曲《约尔特奏鸣曲》 《阿凡提之歌》都是经典之作,我们这一代人甚至比我们更年轻的人都从他的歌曲中知道维吾尔音乐的出现。对于中国民族声乐的发展来说,克里希那穆提老师的角色是不可替代的。”于俊健进一步解释道,“现在我们说克里希那穆提的演唱方法特别的原因是他现在不喜欢很多民族的演唱方法,而是实际上使用了西方的演绎方法。他真的在歌唱我们的国家

听到克莱姆的死讯后,主持人奈杰尔·麦赫迈特也贴出了一份纪念,“这个年轻人离开了,他总是问候每个人,并在舞台上活蹦乱跳地问候这个老年轻人。导演们喜欢他,也害怕他。他们担心他上台时不会停下来。他喜欢和观众交谈,谈论一切,从50年代开始,谈论他的古兰达姆。有多少人能像他一样热爱舞台和观众?穿上那件衣服,他跺着脚走上舞台,就像一开始来到北京的18岁男孩。他被观众的掌声陶醉了。只要我们记得他,他就不会后悔。再见,年轻人。再见,克莱姆先生。”

为您推荐

尼格买提发文悼念克里木 追忆热爱舞台的"小伙子"

尼格买提发文悼念克里木 追忆热爱舞台的"小伙子"

3月3日,著名歌手克里莫去世,奈杰尔·麦赫迈特在微博上发表了一篇纪念文章,“再见,年轻人。再见,克莱姆先生。” Ny...

2020-03-03 标签:克莱年轻人每个人

当前非电脑浏览器正常宽度,请使用移动设备访问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