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6100米冰川上办公空间的主人我不是一个人而是对用水的人负责-

6100米冰川上办公空间的主人我不是一个人而是对用水的人负责-

发布时间:2020-10-02  分类:旅游  作者:dadiao  浏览:6653

原标题:6100米冰川上办公空间的主人:我不是一个人,而是负责用水的人


西藏拉萨市当雄县,念青唐古拉山西北贯穿全境。在人类活动很少的唐古拉山冰川上,有一套办公桌椅,一台笔记本电脑,一个文件夹,一只黑色的底盘被吸在桌面上的自来水笔,还有几瓶装满冰川融水的矿泉水瓶,就像无数钢筋混凝土建筑中的普通车站。


站的铭牌上写着:水守望者,罗仁青。在过去的三年里,90后藏族男孩罗布·任青(Rob Renqing)从当雄县开车140多公里来到唐古拉山脚下,然后沿着陡峭的山坡走到海拔6100米的“办公室”,往返需要一天时间。


Rob Renqing负责取水、取样和测试,以确保7111米处唐古拉山冰川融水的质量。


在这个到处都是冰川的地方,有“世界上最孤独的办公室”,似乎你可以用手触摸天空,但罗仁青觉得他并不孤独,他在保护水源,让人感到幸福。


谈职业


冰川水观察者,提供更优质的水


新京报:为什么要在6000多米的冰川上工作?


Rob Renqing:我在当雄县水厂做水质检测和监测。水厂提供来自7111米高的Nyainqentanglha山的冰川融水。我需要带水回来化验,或者带仪器带现金化验。


我一般在海拔6200米到6400米的地方工作。山坡崎岖,山上有碎石,放电脑仪器不方便,水源点不断变化。如果有办公空间,临时操作会更简单方便。2017年,刚开始这份工作的两三个月,我提出在冰川旁边设立一个办公空间,被接受了。


新京报:办公设备是怎么运上山的?


Rob Renqing:在冰川上,书桌是固定的,在开阔平坦的地面上,总是盖着帐篷。书桌上放着笔记本电脑、笔记本、小检测仪器等东西,是我和同事从山脚一点一点搬来的。路上走走停停不容易。没有人来这里,所以把办公空间放在这里是安全的。


刚开始一周去两三次,现在基本上一两个月去一次。如果水质达标,我就不用查了。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得检查一下,对比一下。


每次来,一般都会呆一整天。需要带一些小检测仪器,自己带泡面和自热饭去山里吃午饭。


新京报:你觉得这份工作怎么样?


Rob Renqing:我觉得这么好的冰川水是给我们的礼物,我靠它生活,就像住在天上一样。我的工作可以为许多家庭提供更高质量的水。看到很多人喝我们测试过的冰川水,我觉得我是在保护水源。


谈困难


风能把人吹走,重感冒会死人


新京报:在冰川上工作是什么感受?


罗布仁青:冰川一般都很冷,冬天零下20多度,还会下雪。一年中大约有三个月有风。风大的时候,感觉能把人吹走,让人痛如刀割。有时候,风还带着沙子,我的眼睛睁不开。


当我坐在办公室里,看着一望无垠的冰雪覆盖的大地,有一种浩瀚的感觉。


新京报:你遇到过危险吗?


罗仁青:测试水源的时候,感冒了两次。当时头疼恶心,但还是忍着难受,完成了工作。如果在高海拔地区感冒发烧,会消耗更多的氧气,加剧高海拔缺氧。感冒病毒还会损害呼吸道,并可能引起高原肺水肿。严重的话会死。


新京报:最大的困难是什么?


Rob Renqing:高原工作有很多风险。除了感冒,更大的风险是遇到野生动物。狼、熊等。一般出现在植被覆盖的低海拔地区,但是当地居民遇到过,我没有。另外,通讯信号很差。


我需要做好准备。虽然概率很小,但有必要预


新京报:大家都说这是最孤独的办公空间,你怎么看?


罗仁青:每个人的一生都有孤独的时候。2015年大学毕业,曾经想去北上广工作,但是家里就我一个男生,不能出国。


现在,我喜欢这份工作,做水质检测不仅是我的职责,也是家乡人民的好事,不觉得孤独。


在西藏,资源最丰富的是水和牛肉,这也是西藏最有特色的。对我来说,这是为家乡做贡献。


新京报:你对网上大火有什么感受?


罗仁青:这件事我没有理由生气。在我这个年纪,遇到困难并克服困难的年轻人不计其数。有些人遇到的困难比我多,付出的也比我多,但大家就是没注意到。


在冰川上工作很辛苦,但这是我应该做的。我要对我身后这么多用水者负责。


新京报记者王畅


编辑刘谦


校对茜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