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旅游 - DJI说损失超过十亿内部“潜规则”暴露无遗-

DJI说损失超过十亿内部“潜规则”暴露无遗-

发布时间:2020-09-27  分类:旅游  作者:dadiao  浏览:3157


知名上市公司兰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兰斯科技)近日曝光了供应链中的贿赂丑闻。

根据湖南省浏阳市人民法院8月31日公布的判决书,原科技董事长助理郑收受多家供应商贿赂554万元,一审认定其犯有收受非国家工作人员贿赂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


此前,浏阳法院还判处另一名兰斯科技员工贪污:4名员工收受供应商贿赂约116万元,分别被判处10个月至3年10个月。


The Paper梳理发现,近期有多家知名企业发布反腐公告,对内部腐败事件进行查处,包括百度、JD.COM、腾讯、美团、小米、滴滴等众多行业巨头,相关案件细节触目惊心。


今年5月19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项判决揭露了无人机巨头深圳DJI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DJI公司”)内部腐败的“冰山一角”:采购经理以采购金额的5%收取供应商的利益费,金额超过360万元。


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供应链腐败屡禁不止?


供应链腐败案爆发后,DJI公司在公开信中指出:在行业内,职务腐败分子和部分供应商形成了相互保护的“避风港”,暴露的问题已被查处。然而,供应商宁愿失去企业的后续订单,也不愿帮助打击腐败。相反,他们建议被解雇的腐败相关人员到其他企业继续转移利益。


80后董事长原助理的30次受贿


兰斯科技作为苹果玻璃罩的核心供应商而广为人知。自2015年在创业板上市以来,由于其“苹果供应商”、“蓝宝石概念”等多重光环,一直受到二级市场的追捧。创始人周群飞一度成为胡润百富榜中国首富。作为整个苹果供应链的一部分,兰斯科技也有很多供应商。面对下游供应商的巨额金钱诱惑,董事长身边的人未能控制住:2019年6月,科技董事长助理郑被发现收受供应商巨额贿赂。根据浏阳法院判决,2014年2月至2019年5月,出生于80年代的郑担任科技浏阳园区采购部主任、采购部主任(三园合并)、董事长助理、中央采购部主任。


在此期间,郑利用职务之便,接受了技术供应商深圳市净化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湖南瀚宇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瀚宇公司)、深圳迪夫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迪夫兰公司)、东莞惠诺电子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惠诺公司)、东莞创科材料科技有限公司、 公司(以下简称创科公司)多次


判决显示,相关供应链收益巨大,郑有足够的勇气接受供应商贿赂30次,最多接受一家公司250万元。


法院认定,2013年,柯彪公司承担了兰斯科技园区浪里、星沙、浏阳等多个净化项目,并垫付资金。2014年2月至2015年3月,为了尽快拿到工程款,公司副总经理曾五次以现金形式给郑共计33.1万元。


2017年下半年,汉宇公司拟向兰斯科技出售阻尼布等辅料。公司总经理万某随后找到郑,请她协助产品进口流程。2017年下半年至2019年5月,万某三次将现金共计40万元给郑。


2017年1月,迪夫兰公司成为兰斯科技抛光液供应商。自2017年9月至2019年1月,为增加销量及维持售价,迪夫兰公司股东刘向郑14次赠送现金共计250万元。


2017年初,惠诺公司成为兰斯科技抛光液供应商。2017年10月至2018年10月,为加快货款支付,汇诺公司原法定代表人、现大股东、总经理郭某以现金四份形式,共计给郑22万元


2017年6月,精益公司成为兰斯科技机械零部件供应商。2018年12月至2019年2月,精益公司负责人余某给郑办了一张银行卡,两次共计支付49.046万元。


判决显示,郑返还的违法所得比法院认定的贿赂金额多近一百万元。


2020年8月12日浏阳法院判决郑犯有收受非国家工作人员贿赂罪,判处有期徒刑7年;返还非法所得645.6443万元,依法没收,上缴国库。


供应商的“竞争优势”


值得注意的是,在郑案前一年,科技还发生了另一起员工收受供应商贿赂的案件。根据该报获得的判断,供应商为了获得竞争优势,向兰斯科技行贿。


浏阳法院发现,兰斯科技工程技术部负责手机保护膜开发验证的员工于洪峰利用2015年6月至2018年6月的职务之便,向供应商之一的兰斯科技提供手机保护膜样品。通过及时反馈样品验证情况,告知样品存在的问题和改进方法,伊莱特公司的样品在最短的时间内通过了验证,取得了竞争优势。


ELITE公司向于洪峰支付获得订单的项目营业额的1%至3%的佣金,以感谢于洪峰的关心。在此期间,于洪峰先后从ELT公司收受贿赂约68万元。俞的妻子许昌知道上述款项是俞洪峰收受的贿赂,仍向俞洪峰提供她的银行卡、母亲和表弟,并帮助转移和隐瞒资金。


陶德仁帮助ELT提供的项目样本在最短的时间内成功通过验证,获得了项目订单。2017年11月至2018年6月期间,陶德仁和于洪峰共从怡莱特公司收受贿赂约16万元,其中陶德仁收受约8万元。另一位在


兰斯科技工程技术部负责手机保护膜开发验证的员工刘明,从2015年底到2016年5月以类似的方式帮助怡莱特公司,收受怡莱特公司30多万元贿赂。2016年5月,刘明离开兰斯科技后,为了继续帮助ELT维持供应给兰斯科技的货物,在获得ELT公司的同意后,刘明找到兰斯技术技术部员工袁茵,讨论袁茵可以利用职务之便,通过及时反馈和告知改进措施,保证本项目货物的正常供应。在此期间,袁茵从一莱特公司收受贿赂约10万元。2019年5月20日,浏阳市人民法院以收受非国家工作人员贿赂罪,判处于洪峰、刘明、陶德仁、袁茵有期徒刑3年10个月。许昌因隐瞒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


2019年7月17日,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维持原判。


采购经理的“回扣”和REP模式


10亿之损:供应链贪腐造成采购价格高出20%


今年5月19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份判决书揭露了无人机巨头深圳DJI创新科技有限公司内部腐败的“潜规则”.


本案两被告吕龙,1988年出生,伊丹,1982年出生,原为DJI公司采购经理。卢龙自2015年至2018年7月在DJI公司工作,伊丹自2015年2月至2016年5月在公司工作。易丹任职期间,魏新瑞公司被介绍为DJI公司的供应商。伊丹离职后,吕龙接任,负责魏新瑞公司的采购业务。


2016年上半年,吕龙与亿丹商量后,亿丹向伟信瑞公司总经理林索要福利费,并提出按购买金额的5%收取。林考虑后同意了,于是他安排公司会计把这笔钱转到易丹的个人账户上,作为公司的收益


本院查明,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伟信锐公司在28笔交易中向中国银行宜丹账户转账人民币3,482,288元(币种同上),林账户向宜丹账户转账人民币1,445,000元,共计转账人民币3,626,788元。一丹给了吕龙139多万。林在证人证言中说,按照易丹的说法,这5%的利益不仅要分配给吕龙,还要分配给质量管理人员、人员和下订单的人员。


贿赂的直接影响是供应商的购买量飙升。


根据DJI公司发布的补充说明,从2015年12月至2016年6月,DJI公司平均每月从威信公司购买金额维持在21.5万元左右;2016年7月至2018年8月(吕龙离职当月),月平均申购金额维持在364.8万元左右,平均申购金额飙升16.9倍。根据DJI委托人的陈述,截至报案时,该案涉及的总购买金额约为人民币7500万元。


据吕龙供述,2014年他与香港祥子科技有限公司签订劳动合同后被派往DJI公司。2015年调任采购经理,同年认识了一丹。


“一丹请我吃饭,抱怨采购工作太恶心,一点权力和地位都没有。他问我有没有想过赚外快。我说我们地位那么低怎么赚钱,问他安全吗?他说他只和供应商的老板谈,不和其他人谈。知道事情的人很少,很安全。他说这种模式叫REP模式。他是中间人,任何事都与我无关。”吕龙交待:“关于返利点的问题,我和一丹说,伟信瑞公司是电容器。让我这样做,给我1-2分的返点。我不知道他拿了多少。”


法院发现,伊丹和吕龙在共同利益的控制下相互合作,分工明确。两人都犯了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都是共同犯罪的主犯。一审判决吕龙有期徒刑五年,伊丹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期间,DJI公司为易丹出具《谅解书》复印件,认为其认罪态度良好,主动赔偿公司损失,请求司法机关从轻处罚。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处易丹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一审维持对吕龙五年有期徒刑的原判。


供应链贪腐为何屡禁不止?


DJI公司采购部经理腐败案源于该报道。


根据上述判决,2018年8月,公司法务部收到匿名举报信,举报公司前员工易丹与公司采购人员吕龙串通,多次通过吕龙的银行账户向其发送巨额贿赂,为供应商谋取利益。


DJI公司通过内部调查发现,易丹离职后,吕龙多次向供应商下订单,采购金额从每年30多万元增加到每年3000多万元。得知DJI科技开始进行内部调查后,吕龙于2018年8月底提出离职。


吕龙,本打算以离职来逃避惩罚,未能如愿。不久,DJI公司向公安机关报案,掀起了一场声势浩大的企业反腐风暴。


2018年12月26日,深圳南山派出所派人到南山区前海路范海广场抓捕吕龙。2019年1月10日,易丹接到通知后向派出所自首。


就在亿丹被调查一周后,1月17日,DJI公司发布了震惊业界的“反腐公告”。在这份内部通知中,DJI公司甚至用了“令人震惊”、“冰山一角”等字眼来形容这一事件,并表示“估计会涉及100多人”,涉案金额超过几亿元人民币。



DJI公司曾在其官方来源发布了一封关于工作腐败的公开信:网络截图公告指出,经过在DJI的调查,R&D、采购和品控部门的一些人员存在大量腐败行为


DJI宣布,仅在2018年,由于供应链的腐败,DJI的平均采购价格超过合理水平20%以上,高价材料贵20%-50%,许多低价材料以2-3倍的价格出售给公司。该公司的损失保守估计超过10亿元人民币。“每损失10亿人民币就是净利润。我们本可以把它用于公司的发展投资和员工福利,但由于腐败,它白白失去了。”


在反腐公告中,DJI公司还披露了供应链腐败中采购人员的几种主要方式:


1。让供应商报底价,然后和供应商接口一起提价,双方按比例分享提价;


2。利用手中的权力以技术规格为由指定供应商,或者因为技术不达标而故意将正常的供应商踢出去,把能给一定比例返利的供应商护送进入围名单。长期拿回扣;


3。以降价为借口故意淘汰所有正常供应商,让能给回扣的供应商进入入围名单。进入短单后,做独家垄断,然后提价,分割双方;


4。利用内部信息和权力介绍不良供应商,与供应商串通购买R&D人员,质量不合格不进行材料验证。导致长期独家供应劣质高价材料;


5。内外勾结,搞一个皮包公司,利用手中的权力从皮包公司接订单,然后把订单交给工厂,中间差价分成。


010-59000


近年来,知名企业的腐败和反腐案件频频曝光,包括百度、JD.COM、腾讯、美团、小米等众多行业巨头。


2018年8月24日,JD.COM发布反腐公告,公布JD.COM集团16起典型反腐案例。其中,3名员工涉嫌“接受非国家工作人员贿赂”,4人被公安机关开除并刑事拘留,其余12人被开除。


据新京报报道,2019年7月18日,小米发布通知邮件称,前中国市场部员工郝亮利用职务便利公司业务被其近亲属持有的公司承包,损害公司利益;中国市场部前员工赵倩利用职务之便,向合作供应商索要高额的利益费,损害了公司的利益。


针对这两起腐败事件,小米公司的处理方法是:辞退涉案人员,绝不录用;返还不当利润,没收全部期权,并将涉嫌违法人员移送公安机关处理;加入员工失信黑名单。赵倩被公安机关逮捕了。


2020年6月16日,滴滴披露了一起重大贪污诈骗案——。滴滴某部门前高级主管余默生利用职务之便违规为供应商提供“帮助”,从供应商、购物卡、汽车等东西中获取巨额利益。于已被刑事强制措施。


公告还称,2020年以来,滴滴风险管控合规部配合各部门查处欺诈违规案件17起,涉及违规者30人,其中20人因严重违规被公司辞退,2人因涉嫌违规被移送司法机关。


同月,字节跳动腐败案件也曝光。具体:内部审计调查后发现,2017年以来,原行政餐饮负责人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2018年以来,EA前负责人涉案金额超过600万元。


值得深思的是为什么供应链腐败屡禁不止?


“DJI面临的工作腐败问题不仅仅发生在某个企业,而是让各行各业咬牙切齿,感到无能为力。”反腐风暴过后,DJI公司在其官网上发布了“反对职务腐败公开信”,进一步表达了无奈。“在业内,工作腐败分子和一些供应商形成了相互保护的“避风港”:他们调查了曝光问题。然而,供应商宁愿失去公司的后续订单,也不愿帮助


公开信写道:工作腐败问题对整个产业链的影响能有多大?从采购原材料、加工半成品到最终成为企业可用零件,即使每个环节的腐败使得采购成本只增加5%~10%,但通过三层产业链到达企业时,成本无形中增加了16%~33%,令人震惊。在国家通过降低税费不断优化经营环境的背景下,职务腐败造成的企业巨大的无形成本已经成为中国科技制造业乃至整个中国必须正视的巨大障碍。相应地,只有极少数非常成熟的公司,经过长期的培训和反复的管理迭代,才能把工作腐败限制在相对较小的范围内;大多数公司仍在努力克服实现这一目标过程中的许多挑战。


为此,DJI公司创始人呼吁加强诚信员工建设,通过企业与政府的合作,建立行业“高风险岗位员工信用档案数据库”。建立终身信用体系,让接近主要资本和利息资源的高风险从业者可以在阳光下工作。通过完善的用人单位工作历史记录和适当的财产申报制度,高风险岗位的员工可以接受公开、公平的监督。


DJI公司创始人认为,这种制度可以保证高声誉的专业人士获得更高的法律薪酬回报和更受尊重的专业成就;同时淘汰价值观不正确的投机者,形成“高薪养廉”的良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