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二战期间苏联是如何处置被俘的50多万日本关东军的

二战期间苏联是如何处置被俘的50多万日本关东军的

发布时间:2020-09-14  分类:生活  作者:dadiao  浏览:5494


二战后期,我们知道有一个很有名的事件,苏联——年出兵东北。当时苏军势不可挡,把日本关东军打得落花流水。基本上赢得了日本经营了几十年的东北,没有任何努力。拿下东北后,苏联遇到了一个很麻烦的问题:战俘

根据苏联总参谋部数据显示,在同日作战期间俘获了594000名战俘。除了90000多名属于其他民族的伤残、无行为能力的非日本籍战俘被送回中国外,其余战俘都是苏联自己运走的,那么苏联是如何处置这50万战俘的命运究竟如何?名战俘的呢?








上_苏联出兵东北


根据苏联的记录,在被押送到苏联的499807名战俘中,有411057人是从前线转移过来安置在内务部和人民委员会后面的战俘营里,被关押在苏联内务部和人民委员会后面的战俘营里。大部分日本战俘都被安置在西伯利亚,当时日本战俘最初的居住条件非常简陋。


由于苏联远东地区人口本来就少,日本战俘突然进来50万,自然无法安置。所以一开始这些人都是住防空洞的。此外,大多数战俘必须以小组形式挤在一起。在西伯利亚的严寒中,可以说生活很艰难。





上图_日军在东北被苏军俘虏


这些日本侵略者当时日子很不好过。据统计,战俘居住的窝棚大多没有电灯,也无法照明,他们取暖靠的是篝火,而且经常没有办法取暖,很多人都被冻死,人均居住面积不到1平方米,在零下四十度的酷寒之中,日本战俘无不瑟瑟发抖。但是苏联还是很人道的,后来派出了1000多名医护人员治疗冻伤。然而这并没有挽救很多被严重冻伤的战俘,出现了很多人。许多战俘干脆不得不截肢,许多人在绝望中自杀。





over _ trans-西伯利亚铁路


当时苏联对战俘最大的用处就是让他们去修西伯利亚的铁路。当时苏联规定所有战俘都要用双层货车运送,一辆货车运送不超过90人。但是,其实这些规定都是徒劳的。由于货车不足,战俘往往要用运送牲畜的卡车运送,而且没有厕所。很多战俘在大家的眼皮底下为了方便不得不挖坑,甚至在自己的





上图_被苏联军队在东北俘虏,在西伯利亚工作


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粮食问题,因为二战期间苏联损失巨大,粮食产量只比战前多41%,所以苏联几千万人处于饥荒之中,战俘的粮食无法保证。当时,高粱和大豆在苏联各地的食物中被广泛使用,战俘的食物大多是纤维素面包,甚至什么也没有。然而,由于战俘经常饿死,所以真的很难吃。对于完成了80%-100%工作定额的战俘,每天可以得到300克面包,但如果只完成了50%,就只有一半的食物。





上图_东北被苏军俘虏,在西伯利亚伐木


远东寒冷,大部分战俘的衣服都很难保证。由于二战后满目疮痍的苏联基本没有轻工业产能,很多衣服都是缴获的关东军制服,所以日本人经常看到苏联人穿着关东军的衣服走在大街上。日本战俘杉木告诉:所以后来苏联出台了所谓的“效益工资制”,就是给战俘们奖励,谁干的多谁吃得好。。当时日本战俘身上有一层厚厚的虱子。因为整个日本战俘营充满了各种病菌,连看守都不愿意多待哪怕一分钟。


二战期间苏联死了七分之一的劳动力。到1945年,只有大约2400万勤劳能干的集体农场成员。苏联成年男性的数量很少,甚至1941年的十年级毕业生也少之又少,所以无奈之下,苏联只能用战俘做各种繁重的体力活,但是对于这些人,苏联特别仁慈,给他们发了一定的工资,但是工资很少,他们只能买一些烟草来解决烟瘾问题。





上图_在东北被苏军俘虏,在西伯利亚采煤


“进入苏联的第一年冬天,没有可以防寒的衣服,没有靴子,穿的是胶底的短布袜,也没有军用靴、把毛布的碎片缠在脚趾头上在煤矿里来回走,右脚的大拇指已经冻伤了”苏联对遣返战俘有严格规定。遣返战俘必须先通过考试,通过政治学习的优先考虑。失败的不允许回国。同时,大部分日本战俘回国前都要变卦,必须有家属来信作为认证。没有家人的战俘很难返回


就苏联而言,它对日本战俘的态度非常复杂。一方面,在苏联被日本俘虏的红军战士大部分阵亡;另一方面,在之前的诺门坎战役中,被日本俘虏的1000多名战俘几乎没有一个回国生存,所以很大程度上,苏联觉得是因为不让日本战俘回国而保住了他们的性命。毕竟按照日本的传统,一个战败的士兵是死路一条。





上图_从西伯利亚回到京都的日本关东军战俘


然而由于美国的强大压力,苏联不得不遵守波茨坦和柏林公告的宫殿和公园,陆续向该国释放战俘。对于当时的战俘来说,唯一的指望就是回国。


这些战俘为苏联的经济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估计1946年苏联GDP的0.7%是战俘生产的,可以说是弥补了他们的一些罪过。但是,这些战俘最应该向被他们蹂躏的中国人道歉。虽然他们在东北横冲直撞十几年的后果最终是报应,但他们并没有真正悔改。很多回国的日本人只关心自己在西伯利亚的悲惨经历,却忘了曾经被他们蹂躏的人比他们还要悲惨。


参考文献:


[1]宋有成,李寒梅《战后日本外交史》



[2]曹华,小芳《太阳帝国投降内幕》



[3]陈婧妍《二战期间在日中国劳工问题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