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汽车 - 采访|金狮第一中国女导演赵婷不想被“第二代明星”束缚

采访|金狮第一中国女导演赵婷不想被“第二代明星”束缚

发布时间:2020-09-14  分类:汽车  作者:dadiao  浏览:3491


文本/二十二岛母版@

意大利当地时间9月12日,第77届威尼斯国际电影节闭幕。中国导演赵婷凭借《无依之地》获得金狮奖,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上获得最高奖项的中国女导演。


三年前,凤凰在平遥电影节独家专访赵婷。现在又要复习了。





我在平遥古城的一家客栈遇到了赵婷。客栈古色古香,闭上眼睛,仿佛能闻到历史的味道。然而,由于第一届平遥国际电影节的开幕,许多外国电影制作人聚集在客栈。他们在院子里笑啊笑,东西方文化在这里交融。


这就是赵婷带给人们的感觉。她在北京长大,很早就出国了。她的性格有一种属于东方的古老魅力,她的思维方式来源于西方的教育。两者完美结合,体现在她身上。


赵婷带着她的第二部故事片《骑士》来到平遥电影节。此前,该片入围戛纳电影节“导演双周”单元,这是赵婷2015年自编自导的处女作《《哥哥教我唱的歌》》。





《骑士》


两部初出茅庐的作品获得了如此高的赞誉,但赵婷本人却非常谦逊。她说,她的作品之所以成功,更多的是因为剧组的努力和奉献。同时,她也在采访中展现了自己鲜明的个性。她不仅分享了很多拍摄独立电影的艰辛和经历,也不避讳提及自己的家庭情况和家庭。宋丹丹,尤其是她的母亲,不仅专程到平遥来帮助她,而且在她平时的艺术创作中也给了她很大的空间和支持。


赵婷是宋丹丹现任丈夫赵玉吉和前妻的女儿。她很容易被贴上“第二代明星”的标签,但赵婷一直试图突破自己,想通过自己的作品摆脱这些标签。


这个《骑士》入围平遥电影节卧虎藏龙单元,观众反应热烈,纷纷给予高度评价,这是对赵婷努力的最大认可。作为“新生代”的主力,我们和赵婷一起,谈了过去的经历,谈了《骑士》的创作,谈了家庭的影响,谈了未来的展望。


谈经历:处女作开拍前一天失去资金,家里被抢





Ifeng电影:您之前在高中的时候就去了英国,后来又去了美国读电影学院,还有过在纽约酒吧工作的经历,这些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都是十分艰难和独立的体验,对您的生活和之后的创作是否有影响?





如果梦想破灭,往往会被别人否定。1997年出国。当时国外对中国人还是有很多偏见的。总觉得自己不够好,说不好。虽然当时很失落,但现在回想起来,真的让我从一个很自大的人变得卑微起来,我还是很感激那段时间。





赵婷








《哥哥教我唱的歌》


Ifeng电影:是一个什么样的契机使您想要拍摄自己的第一部长片作品 《哥哥教我唱的歌》 ?





赵婷








Ifeng电影:在拍摄处女作的时候肯定遇到了很多困难,能否把这段经历与想要拍摄自己作品的年轻电影人们进行分享?:在我完成第一部故事片之后,我特别想制作一个关于西方牛仔的故事,并给它一个关于年轻人和土地自然之间关系的主题。然而那只是当时的一个想法。没想到会意外遇到布雷迪。当时他在牧场。他在训练马。我看到他的脸,觉得在镜头里一定很美。我去和他沟通,问他马背上是什么。他的回答让我震惊。


“这是上帝放在马背上用来装马鞍的东西”。当时觉得那个男生很神秘,想给他创作一部电影,但是一直没有想到合适的故事。


大概两年后,布雷迪受伤了,他受伤后我的电影开始插播。电影里我给了他很多特写,虽然也有一些他好看的成分。更有甚者,希望加强一些肢体表达,减少语言。毕竟肢体表达在世界各地都很常见,我希望实现文化融合。





赵婷


谈创作:贾樟柯对电影的信念影响了我:对我影响很大的导演有五位,一位是,一位是李安,一位是贾,一位是德国的维尔纳·赫尔佐格。


摄影师和我都很喜欢马利克的电影。刚开始拍摄的时候,觉得应该向马利克致敬。利用自然光拍摄作品,与大自然合作,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导演


李安启发了我东西方文化的融合。同时我个人感觉他的作品是客观的,给了演员和剧本很大的空间。这次,平遥电影节的创始人贾对我影响很大。他早期拍摄《骑士》的经历和我很像。虽然我们的风格不一样,但他拍独立电影的信念真的感染了我,让我更有勇气走下去。





泰伦斯·马力克


Ifeng电影: 《骑士》 的故事是根据主人公布莱迪的真实故事进行改编的,他在片中出演的就是他自己,他身上有什么特质触动到了您,下定决心要为他拍一部电影?


赵婷:我觉得我拍电影的时候,完全把他们还原给最普通的人来表现自己,而不是纸壳角色,所以我想表现他们人性化的一面。他们可以在屏幕上哭和笑,不要太脸谱化。作为男人,他们也是弱者。


我是一个女导演,想把更真实更贴近人性的东西完整的呈现给大家,不想展示一些陈旧的东西。


Ifeng电影:在您的电影中可以感受到一种泰伦斯·马力克作品的感觉,尤其是摄影风格,很多观众觉得和 《通往仙境》 的感觉很相近。他的作品是否有影响到您?还有哪些电影人影响到了您的创作?


赵婷:原因可能出乎意料,就是我们的主人公布雷迪这辈子有女朋友了,不想让布雷迪演爱情戏。因为她是基督徒,非常保守,所以我构思剧本的时候就放弃了爱情剧的这一部分。他女朋友在电影里也有客串,就是送他大麻的那个女生。与此同时,这些男孩大部分时间都在父亲和兄弟身边度过,他们想训练牛和马。爱情是他们生活中缺失的一环,所以我也客观的展示了他们的生活状态。


Ifeng电影:有观众认为您在 《站台》 中的表达是对美国牛仔精神以及美式英雄主义粉碎式的解构?为什么会选择这样的创作方式?


赵婷


Ifeng电影: 《骑士》 中我发现您放弃了第一部作品中很擅长的一些女性视角的东西,比如女性角色,比如爱情,为什么会进行这样的取舍?:我的第一部电影也是这样设计的,因为在印度,50%的人口在18岁以下。真的很难想象,他们的大人去别处打工,孩子从小无人照顾。


我第一部电影里的小男孩有二十五个兄弟姐妹,经历了一些挫折,他们真的是互相依赖。这种环境慢慢影响了我的创作。另外,我来自一个离异家庭,所以我对他们的情况非常同情。希望通过我的作品为他们代言。


赵婷


谈家庭:母亲给予很大空间,不想被星二代束缚:家人真的给了我很大的空间,我觉得这对中国父母来说很难。希望他们能尊重我。事实上,他们做到了。他们鼓励我走自己的路,忍受这些挫折。最重要的是精神上的鼓励,我觉得这是对我最有价值的。





宋丹丹也去平遥帮赵婷


Ifeng电影:在电影中我们可以看到布莱迪处在一个破碎的家庭里面,虽然我们知道在现实生活中确实就是如此,但您在创作初始的时候,是否有刻意凸显这一部分的初衷?毕竟学院派比较喜欢这样的背景设置。


赵婷:其实国外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问题,因为国外可能不太重视这样的地位。我认识很多在国外有显赫家世的朋友,他们都很努力,低调。


这次回国,我开始有这样的疑惑。我还是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我觉得我们应该走自己的路,而不是被这些标签束缚,这样只会限制你的创作和思考,会让人分心。


Ifeng电影:我们看到这次平遥影展开幕式上,您的母亲宋丹丹老师和弟弟巴图前来给您站台助阵,他们平时在您的创作和艺术上提供了什么样的帮助?


赵婷:现在我手里有三本书。第一部是1904年的美国故事,至今还是美国西部片;第二部是印度制作的现代电影;第三部是要在西北拍的科幻片。


Ifeng电影:可能现在很多人会给您打上“星二代”的标签,您对于这个标签怎么看?是否有一种想要突破的想法?


赵婷:因为我觉得中国电影和世界电影相比,一直都是以过去式为主,所以真的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中国电影带入到以后的讨论中。我还是会坚持独立自然的风格,探索人与自然的关系。不会是科幻大片。特别希望能呈现这一个。同时也努力融合东西方演员,这也是我一直在努力做的。





Ifeng电影:下一步有什么计划和打算?是否已经开始筹备新片?


赵婷:我特别喜欢这种氛围,尤其是露天电影,真的是我特别的表现方式。进了电影宫,印象很深刻。现在中国电影的空间和平台真的很宽。本来以为整个电影节会模仿戛纳风格,没想到却有很强的中国风,包括海报和建筑风格。我真的很喜欢这里,非常感谢导演贾邀请我的电影来这里参加。


关于电影对我最大的意义,我可以引用李安导演的一句话:“电影不是把所有人都带到黑暗,而是把所有人都带到黑暗,在黑暗中再检验一遍,然后回归阳光,你就会明白如何面对生活。”


我想这就是我想说的。正如《骑士》所说,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我们会讲故事,而电影无疑是现代最好的讲故事方式。所以我很幸运能从事电影工作,也期待能给观众带来更多精彩的故事和电影。


Ifeng电影:科幻片?这个令人很意外,为什么会计划想拍一部科幻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