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中心 - 药品购销领域的反腐败如何深化

药品购销领域的反腐败如何深化

发布时间:2020-08-26  分类:新闻中心  作者:dadiao  浏览:11160

第三批国家药品集采工作启动 正风反腐推动降低群众用药负担


挤出药价水分 净化行业风气


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盐酸二甲双胍片的价格低至每片1.5点,降幅超过90%;用于治疗肺炎的抗生素药物利奈唑胺片已从每片300元以上降至34元以下,降幅达90%.


8月20日,国家组织的第三批采购规模达数百亿元的药品集中采购在上海启动,并产生了拟选结果。共有189家企业参与了此次采购,选择了125家企业,选择了191种药品规格,平均降价53%,降幅最高为95%。在开标现场,许多明星药物都以超低价格报价。


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制度作为改善民生和民生的一项重要工程,其实施不仅加快了我国医药行业的改革,也给人民的医疗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变化。与分散采购相比,集中采购有哪些优势?如何挤出药价高的水?所选药品能否顺利进入医疗机构?药品购销领域的反腐败如何深化?


重塑药品价格市场发现机制,带量采购挤出虚高水分


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项目于2019年初在11个城市启动。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是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的重要举措。主要采取“国家组织、联盟采购、平台运作”的形式,旨在促进医疗、医疗保险和医药改革的联动,打破以药养医的需要,进一步减轻群众用药负担。


2019年10月,国家健康保险局等9个部门发布了《关于扩大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区域范围的实施意见》,试点范围扩大到全国。目前,试点和扩产工作进展顺利,所有扩产地区已于去年底开始实施扩产成果,改革效果惠及全国患者。


“试点和扩展的最直接效果是减轻患者的成本负担。所选药物大多用于慢性病和高血压、精神病、病毒性肝炎、恶性肿瘤等重大疾病,长期用药负担重。通过大量采购大幅降低药品价格,那些不能食用的药品现在可以负担得起了,获得治疗的问题也得到解决。这是普通人最直接的利益。”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联合采购办公室负责人表示。为什么“大量采购”能显著降低药品价格?代理了解到传统的“招产分离”模式存在着只有投标价而没有数量、数量与价格脱钩的问题。由于没有购买数量的承诺,企业缺乏销售预测,使得药品价格很难达到合理的退货水平。国家集中采购模式要求使用方医疗机构履行承诺的药品限额,真正实现采购与数量和招聘的一体化。在这样的系统设计下,药品购买、使用、医疗保险支付和支付结算形成一个闭环,中间的不合理环节被取消。


就绝对价格而言,相当一部分药品价格长期以来一直被人为抬高。一些仿制药的价格水平比国际价格高出2倍以上,流通环节成本占价格的主要部分,是集中采购降低价格的主要空间。


“过去,公司开发了一种新药,可以招募两三千个营销团队,而销售费用占了太多。”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会长、柏杨药业集团董事长傅刚说。上海市医疗保险局药品价格与招标采购司司长龚博表示,上述流通环节可能存在灰色收入、促销行为甚至违法行为。“通过数量采购,可以重塑市场机制下的药品价格发现机制。它可以换成价格或pri


“需要注意的是,集中采购挤出的是流通领域长期存在的不合理用水,而不是生产成本,不影响药品质量水平。”联合采购办公室负责人表示,在推进药品集中采购改革的过程中,为避免竞争中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有关部门在药品的原材料、生产工艺、质量检验和疗效等方面制定了严格的标准,通过合同强化了定点企业的责任,明确了违约的惩戒和处理机制,加强了对定点药品的监督检查和产品的抽查,确保降价不降级。从试点地区的情况看,通过一致性评价的群众用药比例从50%左右提高到90%以上,药品质量水平明显提高。


随着各地药品的集中采购,许多患者都享受到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山东省济南市乙型肝炎患者李先生在济南市中心医院购买阿德福韦酯片时,发现这种治疗乙型肝炎的药物,以前定价为204.46元,现在只需27元就能买到一盒。辽宁省沈阳市的张女士也表示,她长期服用的降糖药物阿卡波糖片的价格已从每盒61.29元降至5.42元。"过去一个月的药费足够吃一年了."根据


形成市场品牌效应,推动民族工业由仿制药向创新药转化


上海阳光药品采购网公布的采购品种目录,第三批集中采购涉及56个品种,数量接近前两批的总和,包括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疾病等药品。其中常用药物有阿那曲唑、布洛芬、阿莫西林、地氯雷他定、奥氮平和二甲双胍。


为确保中标药品的稳定供应,在第二批集中采购的基础上,对集中采购进行了微调和优化,将可以选择的企业的最大数量从原来的6家增加到8家。开标当天,189家企业积极参与开标,各种药品出现“底价”。其中,用于治疗2型糖尿病的盐酸二甲双胍片最具竞争力,有近30家企业被高估,最低价格降至每片1.5点。齐鲁制药的25mg12西地那非片剂的平均报价也是每片2.08元,下降了92%。最后,55种药物的191种规格被包括在建议的选择结果中。


“在第三次全国征集中,有55种药品中标,对提高医药企业集中度、规范药品流通、完善医院药品目录、提高患者可及性起到了很大作用。”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胡善莲说。中国社会科学院健康产业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陈秋林说,这个收藏还包括白血病、抗肿瘤和精神病学等药物。“这些药物实际上是一些患者常用的药物,对普通人有直接的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与年初的第二次征集相比,大多数外资制药公司并没有跟着降价。大多数中标者是当地的仿制药公司,只有少数原创研究品种中标。北京大学药学院教授石鲁文分析说,由于仿制药价格下降,质量得到保证,患者使用一段时间后越来越放心,对仿制药的需求开始增加。“随着一致性评价的不断扩大,国内企业逐渐形成了市场品牌效应,有更多的精力集中在研发上,在保证仿制药品牌的前提下,推动民族产业从仿制药向创新药物转型。”


代理注意到,7月底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的《国家药品集中采购文件》(GY-YD2020-1)对申报企业的资质进行了严格限制,要求申报企业在参与前两年内不得有严重的药品生产违法记录


“与前两批采集相比,第三批采购量较大,企业适应了现有的采集机制,证明前两批采集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陈秋林表示,集中采购不仅符合行业规则,也符合当前实际,多方受益,应在不断完善中不断推进。


持续强化监管,防止集中采购过程滋生腐败


长期以来,药品采购一直是腐败高发的领域。在以往的分散采购模式下,一些医药企业不注重产品创新、质量和成本控制,过分依赖销售渠道,使得医药销售人员和医务人员面临更大的违规风险。受业绩、高额佣金等因素的影响,“医药代表”一词几乎等同于“高价药品”,药品回扣、过度医疗等问题已成为难以根除的慢性病。


据业内人士透露,如果在医院药品采购目录中有多种药物可用于治疗同一疾病,医生往往会选择回扣率较高的药物,导致患者不得不承担更多的治疗费用。原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第二人民医院党委委员、副院长孙志龙非法收受药品回扣196次,共计1600多万元。其中,某公司医药代表林承诺的返点费高达药价的45%,这可以从药价的高含水量看出。


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和推广的优势之一,不同于分散采购模式,是在质量和疗效一致的前提下,不同企业生产的相同通用名的药品可以在同一个阶段进行竞争,使得药品质量和疗效从行业关注到全社会,进一步缩小了可操作空间。


”在集中采购模式下,企业的公关行为将大大减少,企业间的竞争将转变为公开透明的产品质量和成本竞争,水下的灰色作业将转变为阳光下的公平竞争,从根本上改善了医药行业的生态环境。有利于医药行业从营销驱动向创新驱动的转变。”联合采购办公室的负责人说。


尽管如此,在药品采集模式的实施过程中,仍然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如企业违约、医院不配合、权力滥用等。要进一步完善机制,加强监督。代理指出,第三批药品集中采购要求建立申报企业、选定企业和配送企业的违规清单。违规行为包括提供处方回扣或其他商业贿赂以及进行非法促销活动;通过贿赂采购人和联合采购办公室赢得选举;提供虚假文件和文件骗取选举等。被列入违规名单的企业将被取消资格,同时,视情节轻重,从被列入违规名单之日起2年内,企业或品种将被取消参加各地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资格。


如何确保所选药品顺利进入医疗机构?国家卫生计生委医药管理局和医院管理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已要求医疗机构不要根据医疗机构成本控制、药品比例和产品规格数量的要求,影响所选药品的合理使用和供应。同时,卫生部门应加强对公立医疗机构的指导和监督,督促公立医疗机构按照约定的采购量采购和使用所选药品。


国家组织的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项目和推广范围的扩大也离不开监管力度的保证。广东省医疗保险局东莞市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纪律检查监督小组集中开展日常监督调查